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程序法 >>茶客留言 2009年第6期

茶客留言 2009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7-09-19 09:59来源:网络

  胡文彬(北京)

  
  惠寄的《杂文月刊》2009年4月下,收到了。感谢让我读到了这么多痛快淋漓的美文。在“痛快”之余,更多的是“思考”。有时睡不着的时候,也在思考。
  林凯先生的《短语二则》颇感说中了当下的一种社会风气:现如今一些人,忙于把西方的一些被淘汰了的“理论”“搬”给正处在文化饥饿的中国大众,另外的一群人是把自己的东西“搬”到网上去“晒”,再把网上的东西“搬”到自己的文章中、著作中,然后通过出版“搬”到别人的手上。搬来搬去,没有了创作,没有了进步。大家成了“搬家公司”的搬运工,肩扛手提,大包小包,却是人家的!文化如此,学术如此,我们只剩下建储藏库了。一位韩国学者专程来中国买书,他专买“大话红学”“娱乐红学”,还有各种所谓的“续书”。我问他这是为什么?他说“这种现象”我们要研究一下是怎么发生的。似乎这是一种“市场”,但这个“市场”之外,又给我们什么启示呢?是悲?是喜?
  那篇《刁官心态何以有市场》,说出了当下官场中存在的一种现象,值得警惕。但我总觉得“刁官”还是少数。令我忧心的是,当下“冗官”现象太可怕。精简了几十年,官未减,反倒越减越多。封建社会一个县衙有多少人?现在从乡到县、市,层层加码,县里的“科级”称局,局座有专车,走到哪里都是耀武扬威,那威风如同“中央”大员下来了。老百姓负担重,重在哪里?我看重在“官多”民少!
  于是我想到本期所发的叶圣老的“旧文”《知识分子》,如今读来还感到新鲜,可谓“温故而知新”。其实杂志还可以选一些此类“旧文”刊出。 现在一些官员,特别是地方上官员不读书,不看报,连新闻联播都不看,整天围着酒桌转,中央三令五申,下面照吃照喝不改,百姓负担何能不重?一桌酒席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官家一顿饭,农家过半年!
  言不尽意,就此打住!
  
  崔川荣(上海)
  
  对于贵刊,闲下来看看,甚觉有趣,富有哲理,真而不过,独树一帜,为近时期刊所罕见。佩服佩服。
  
  蒋逢轩(黑龙江大庆)
  
  “重到阳州十余载,画桥雨过月模糊。”(汪元量《扬州诗》)月朦胧也是很美的。而《模糊的妙用》(《杂文月刊》2009年4月下)就更美妙了。四益兄举“第一时间”和“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模糊说法例,说一可“避害”,二可“随你去想”。在下又想,模糊的“趋利避害”妙用可老多老大了。如笼统、抽象、概括、弹性、软性、活性之言等,均可归于模糊之类。性质上又有模糊信息、模糊概念、模糊控制、模糊识别、模糊聚类、模糊决策、模糊评判等。模糊了,就有便于随机应变的随机性、能进能退的伸缩性、应对裕如的便利性、宏观唬人的撩动性、混淆是非的讨好性、不定量与质的变通性、天花乱坠的诱惑性、佯装辩证的蒙人性等。
  政治生活中太多的模糊,如每每谈到刺激经济的时候,很多官员总是模糊地说,我们要加大内需。可内需有“官需”与“民需”。留神一下,“加大内需”绝大多数是政府投资,加大“官需”,而非“民需”的。所以,GDP中居民消费所占的比例,中国是比较低的,且持续下滑。连印度这样比中国还穷的国家都大大不如。
  如一些监管部门负责人面对记者,常以模糊说法来应对。像对于公众关注的煤、油、粮食价格调整,国家发改委说国家将根据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适时地做出一些调整”。说“择机理顺成品油价”。那么“适时”又是何时?“择机”又是什么时机?像关于央企负责人的收入,国资委说“适时公开”。关于利息税政策,财政部说“适时调整”。
  如我们的一些法律条款的模糊,上下限之大、弹性之高的可以等等,不一而足。 模糊之言,有有意与无意之分。但副作用一样,且与官员级别成正比。如反吃喝风的滑稽的“四菜一汤”,什么菜、汤?多大量?
  少些模糊之类,尽量具体化、定性化、细化、量化,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办事吧。
  
  付晔(福建宁化)
  
  《杂文月刊》(下)栏目多、内容新、题材广泛,越来越有“读者人缘”,编辑选稿有眼光、有水平,有负责的敬业精神,期期精彩,锦绣文章让人胃口大开,很适合我们杂文爱好者阅读。另外,《杂文月刊》(下)的版面很有艺术特色,一幅幅精美的插图使一篇篇平面的文章变得立体形象、赋予了文章新的亮点,让人在品味作品的同时,体会到一种艺术的美,使读者得到双重享受。我由衷佩服和感谢贵刊的插图老师,为读者送来了与文章珠联璧合、赏心悦目的“点睛之笔”。

上一篇:玩一把权力

下一篇:近人诗词集过眼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