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行政法 >>大钱轻松赚

大钱轻松赚

发布时间:2017-10-13 10:53来源:网络

  “你们俩应该仔细看看这个。”我向我们那两个上大学的儿子提出了建议。“那或许能为你俩省点面子,不再总是要钱了。”我把一些装在一个塑料袋中的杂志递给了他俩。有人把它们挂到了我们家门把手上的。袋子印刷字的意思是,为你提供轻松、有赚头的工作――递送要多这样的袋子(名曰“大钱轻松赚”)。

  “没有面子,我不介意。”年长一点的儿子回答道。
  “我能受得了。”他的弟弟随声附和。
  “但我很难过呀――”我说道,“发现你们俩整天游手好闲,竟然不觉得难为情。”
  两个家伙说他们会仔细研究研究递送杂志的事儿。高兴之余,我离城出差去了。夜半时分,我舒舒服服地躺在离家很远的一座旅馆的房间里。电话响了,妻子打来的。她想知道我的一天过得好不好。
  “棒极了!”我热情地回答。“你呢?”我问道。
  “太好了!”她尖叫了一声。“再好不过了!事情才刚刚开始呢。又一辆卡车刚刚在我们家前面停下。”
  “什么又一辆卡车?”
  “已经是今晚的第三辆了。第一辆运来了四千份‘蒙哥马利・沃德’百货公司的广告单。第二辆送来的是四千份‘西尔斯――罗伯克’百货公司的。我不知道这一辆送的是哪家的,但我敢肯定又是四千份什么的广告单。既然你是主谋,我想你或许想知道所发生的情况吧。”
  最终,我弄明白了妻子为什么责怪我。原来,报界举行罢工,这使得通常夹杂在星期天报纸中的广告插贡必须雇人直接递送。广告公司答应我们的两个儿子,只要星期天早晨前氢那些插页送到4,000户家中,就可得到600美元。
  “小菜一碟。”大儿子喊道。
  “六百大元呐!”他的弟弟随声附和,“不出两小时就能完成。”
  “西尔斯和沃德的广告单都有四页篇幅,报纸一般大小。”妻子告诉我。“我们门廊那儿已堆了三万两千份。就在我跟你说话的同时,两个大块头家伙正抱着广告单进来。对这一切,我们该怎么办?”
  “就告诉儿子赶紧干,”我下达了命令。“他们是上大学的人了。必须做的事,他们就得去做。”
  第二天中年,我返回旅馆,发现给我留的紧急口信,要我给妻子回电话。电话中,她嗓门很高,声音颤抖,因为又运来了好几卡车广告插页。“有百货商店的,有便利店,有药房的,有食杂店的,还有汽车商店的等。有些广告简直就是整本杂志。我们这有数百、数千甚至数百万页广告了,我们堆在房中,从这堵墙挤到了那堵墙,砌得比你大儿子个头还高呢。所剩的地方小得只能容纳一个人走进,从十一堆广告单中每堆取一份,然后卷一下,套上一个橡皮筋儿,再塞到一个塑料袋中。我们家塑料袋多得足以提供给美国每一家外卖餐馆了!”她越说声音越大,好像要把我的耳朵震聋。“所有这些必须在星期天早7点前送完。”
  “好哇,你最好告诉两个家伙尽快套,尽快塞。咱俩以后再谈,我要赴午宴去了。”
  回来时,妻子又打来一紧急电话:
  “午饭吃得好吗?”她甜甜地问道。我吃了一顿顶棒的牛排,但我知道现在还是不说为好。
  “糟透了,”我作了汇报,“吃的是某种酸酸的鱼。我想是鳗鱼吧。”
  “太妙了!你的两个大学生儿子把他们的弟弟、妹妹,连同邻居几个孩子都雇来帮忙了,每人给五美元。已经设立流水装袋线了。按照外交辞令来说,有‘进展’了。”
  “真令人鼓舞啊!”
  “不,没什么可鼓舞的。”她作了纠正。“很令人泄气呀!他们已干了好几个小时了,一个个塑料代也装满了,堆上了天花板,但在现场,活儿不见少,一点儿也不见少。插页好像不断地自我复制,越来越多!”
  “还有一件事,”她继续说,“你的大学生儿子一定得知道这一点:用拳脚相加来威胁是无法让员工尽全力的。”
  好说歹说,才让大儿子接了电话。我吼道:“白痴,你要是再威肋哪一个孩子,我就要你的命!听着,你应该提供奖金。谁装的袋最多,每小时就奖给谁一美元。”
  “但,那会削减我人的利润的。”大儿子提议。
  “要是那些孩子不能使你俩按时递送,就不会有什么利润了。如果他们撂挑子不干,你俩就得亲自送。那么,你俩就得不吃不睡,直到送完为止。”
  大儿子沉默片刻,若有所思,然后说道:“爸爸,你让我深受启迪,茅塞顿开了。”
  “行动吧。”
  “好吧,先生!”
  到了第二天晚上,妻子向我诉说的就更多了,奖金方案很有效,但有人提出要看看到底有没有钱给,甚至劳动力中的某个大胆牵头的竟声明,老板每人净赚几百美元,而给雇来的每人5美元外加向个得之不易的奖金,太没道理了。这们牵头的宣布,每人每小时应得5美元。而且,如果老板不同意,他们就一分钟也不想干了。
  罢工持续了不到两个小时。经过调解,双方达成协议:每小时2美元。渐渐地,一摞摞的广告单体积有所减少了。
  最终,在星期天早7点这一最后期限之前3个小时,工作就完成了。我赶回家的时候,两个儿子已经算清了账目:劳动力支出150美元,买汽油花掉40美元,买礼物同样花掉40美元――为好心的邻居买了几盒糠果,感谢他们主动提供客货两用车并帮忙运送;还为他们的母亲买了一打玫瑰花。这样下来,兄弟俩每人剩下185美元,这大约相当于他们工作了91小时所应得的最低工资的三分之二。就像其中一个儿子经常说的那样,那“足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为他俩“省点面子”了。
  几个星期过去了,一切照常。接着,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注意到两个小儿子的举动有些怪异:他俩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把纸箱一个接一个地经过前门搬到了人行道行。我当时还以为是他们的母亲叫他们帮忙把垃圾搬出去,等待小型垃圾卡车运走呢。谁知,我碰巧听到他俩商议赚多少钱的问题。
  “哇,真棒,我们要赚大钱啦!”
  “我们要有钱了!”
  经过查问,一切才水落石出:他俩要对我们家所有图书提供“出售或租赁”服务。
  “不!不!”我喊道,“孩子们,你们不能把我们的书卖掉。”
  “哎呀,爸爸,我们以为你读完,不再需要它们了。”
  
  “书永远也‘读不完’的。”我尽量向他俩解释。
  “你肯定读完了。你读过了,不再需要它们了。那就可以了。倒不如用它们赚一点钱。我们想省点面子,不再向你伸手要……”

上一篇:特殊群体“日益壮大”

下一篇:魏敏芝的夏威夷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