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社会法 >>浅议甲骨文象形字及其美感

浅议甲骨文象形字及其美感

发布时间:2017-10-13 10:47来源:网络

  摘要在甲骨文中,象形字占总数的三分之一,作为整个文字系统的基础,使它作为探讨古代审美意识起源提供了可能性。它不但奠定了汉字结构的基本形式,而且其他造字方式都依托于象形字符,即它为其他造字方式起着基础和桥梁作用。象形字源于对客观事物的观察模拟,它的直观、整体、象征性的思维特色,形成了中国区别于西方逻辑化、分析化的审美特质。

  关键词:甲骨文象形字美感
  中图分类号:J205文献标识码:A
  
  甲骨文又称卜辞、殷墟文字、契书等。从1899年(光绪25年)发现以来,很多学者殚精竭虑地对其进行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这些研究大都是历史学上的和文字学上的,在美学上的研究文章尚不多见,本文即是在美感方面对甲骨文进行的初步探讨。
  
  一象形字作为探讨审美意识起源的可能性
  
  殷墟甲骨文是商王朝利用龟甲兽骨占卜吉凶时,刻写的卜辞及与占卜有关的记事文字,为盘庚迁殷到纣亡273年间的遗物。已发现的甲骨文单字有4500字左右,可认识的约1700字左右(据《甲骨文编》)。其中,象形字以其对对象感性形态的描摹而表情达意,占可识别总字数的1/3。作为基本的造字方式,望文即可生义,符合古人造字交流的初衷,更以形态上的视觉冲击力、字义解读的趣味性、字形的形象性体现出上古人类最初审美意识的萌芽。
  虽然“文字权舆,始于图像”,因此有“书画同源”之说,但是,甲骨文的象形,又决非原始图画,决不能等同于对客观物象的单纯摹拟。它实际上抓出特征予以形象化、简化,已具有了语言符号的抽象表意的功能。所以,甲骨文的这种象形,自然走向指事、会意和形声,形成汉字构造的基本法则。
  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中,“指事”字是在象形的基础上加上某种符号而成;“会意”字则不过是几个象形加在一起组成的字;至于“形声”字,则是一个表示形旁的象形字(这是意义所在)加上另一个光表音不表意的象形字形成的;而转注和假借是用字之法,非造字之法。整个文字系统都是以象形为基础的,它奠定了汉字结构的基本形式。象形字尽管后来在逐步减少,但象形的字素依然在为其他类型的字起着基础和桥梁作用。独体的象形字常常作为形符进入会意、形声、指事文字的创造中,即它们都依托于象形字符。这就从数量和方式上保证了以象形字作为探讨审美意识起源的可能性。
  
  二甲骨文的形式美
  
  汉字是由线条组成的,每个汉字都是造型单位,既然是造型,就不能离开对称、比例、整一律与多样的统一等形式美原则。
  甲骨文中很多字呈长方形,其宽与长之比为2:3、3:5、5:8,约与黄金分割率同。正如有的论者所指出的那样:“即使不能释读的甲骨文,也感到字形很美,可以作为欣赏的对象。”甲骨文中多数字都是对称的,造字之初都是“近取诸身,远取诸物”,都是“画成其物,随体话油”的象形字。
  人的身体是非常优美的对称体,与远古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动物身体也是对称的。所以,字也就与人的身体、动物的身体一样,都是对称的。如自,前编6.57.7;牛,前编7.3.3;雨,前编7.44.1。
  “有人曾以十六字格编码统计法检测了一千个甲骨文,最后得出结论:‘这些形体所显的图像按平衡原则结构起来的,形成一种对称美’。当然这种对称不是中间一折,两边可以完全重合的,它们常常以各种微妙的参差变化来打破呆板的平衡的。”
  除了上述两种形式外,有的字呈三角一形,还有的呈多边形,一篇甲骨文中、长、方、三角形杂陈,大小相衔,牝牡相接,变化多样,和谐优美,是整齐和多样性的统一。
  
  三象形字对中国古代审美意识和思维方式的影响
  
  甲骨文以“象形”为基础对汉字的构造意义,实际上也是与中国古代审美意识和思维方式密切相关的问题。中国哲学美学之所以没有像西方那样向着逻辑化、分析化,向着形而上的抽象思辨方向发展,反而在相当程度上保留着直观的、整体的、象征性的思维特色,应与自甲骨文始就形成的语言思维方式密切相关。
  法国语言学家葛兰言说:
  “中国人所用的语言,是特别为‘描绘’而创造的,不是为分类而造的,那是一种可以触发特别感情,为诗人或怀古家所设计的语言,而不是为了下定义或判断而设计的语言。”
  中国语言更具有艺术性、更形象直观、更富于描绘性。这种语言思维特色的产生,显然与从甲骨文始就形成的以象形为根基的造字特色密不可分。虽然这种原始汉字的象形美,在今天的汉字中感受要困难些,但也并非不能体现。
  中国古代艺术讲究虚实相生,因象见意,追求象下之意、象外之意的表达方式,这实际上在甲骨文字的构造中就已见端倪。比如,甲骨文中表示动物的象形字,常抓住最具代表性特征来做全体之象形,这实际上已含有某种虚实关系的处理和把握了。而甲骨文中的会意字,则更是透露出丰富的审美气息,它既有“象”的可视性、生动性,又具有“意”的传达的微妙性和丰富性,与中国古代哲学美学那种以虚会实、因象见意的思维特色则更多相同之处。有论者把周易的卦象看成一种会意字,这也正是由于二者所体现的思维方式有一致性。它们均是以虚会实、因象见意,形象类比的结果。
  
  四从单字分析中审视原始的审美意识
  
  甲骨文字以象形为根基的构造法则,还只是间接地涉及到甲骨文字与中国古代审美意识的关系。而通过对甲骨文单字的直接分析,则可以形象地展示出中国古代审美意识发生发展的历程。这最典型地体现在“美”字上。许多人在谈到甲骨文中的“美”字时,都注意到其对中国原初审美意识发生的意义。学术界有三种代表看法:
  第一,以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的“美,甘,从羊从大”的解释为依据,把“美”与“羊大”、“甘”联系起来,认为“美”起源于对“肥大的羊味甘”这样的味觉感受。
  第二,为马叙伦先生所提出,认为“羊大则美”为附会之说,“美”字中的“羊”,只表读音,不表意义。“美”,从“大”,不从“羊”。“美”,也就是“嫉”,“嫉,色好也……从女,微声”(《说文解字六书疏证》)。美字的含义,说明中国原初的审美意识,起源于“色”,也就是说对“色”、对女的美丽的感受。
  第三,为萧兵所提出,认为“羊的原来含义是戴羊形或羊头装饰的大人,最初是‘羊人为美’,后来演变为羊大为美”。
  其实,这从甲骨文字形分析中也可以看出。甲骨文“美”字写法是,下面一正面人形,上面一个羊头,整个形状像一个人头顶羊头在舞蹈。甲骨文中“美”异体字则是下面为一女人之形,头顶有一横。此横表示女人的头上的装饰物。装饰早在人类的童年就已经有之。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中说,装饰作为艺术“是蛮族艺术中已经受世人共同彻底注意的唯一的艺术”。格罗塞的说法与中国考古发现不谋而合,仰韶文化线纹上器都是出于装饰美观的目的,这种审美观顺理成章地积淀在甲骨文“美”字之中。
  但美要有人来参加来创造,而且人在创美活动中把人本身当成审美对象。在从人头顶羊头看,是人们想借羊头舞乞求畜牧的丰收。这说明舞蹈也是美的一个重要方面。舞蹈离不开音乐,也离不开诗歌,所以,上古人们载歌载舞之景跃然纸上,他们的欣喜欢快之情便可想而知,这是关于“美”的可信的诠释。“美”即生命,中国古人原初的美意识,不管是起源于美色、美味,还是巫术图腾,它们都体现了中国古人强烈的生存愿望和生命意识。
  
  五结语
  
  甲骨文字在现今社会背景下的存在价值主要有两个,一是它的历史价值,二是它的审美价值。前者是由于它能满足史学家们窥探远古陈迹中的人文奥妙所在,也就是说,在历史学家的眼前,甲骨文字是探视华夏古文明进化的一个“时间隧道”,认知历史景观的一幅“黑白屏幕”,解析历史原始人性密码的“敲门砖”,此皆为满足实用需求的工具性存在。
  应该看到,一旦这种历史价值升腾为一种文化品牌,尤其是被“普众”以虔诚之心频频回眸或驻足仰视的时候,它就不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尤物”,人们禁不住会在自己的心目中为之添抹上一层审美的“光晕”,使之神性化了。而对其审美价值的审视和研究则是把甲骨文的神秘面纱去掉,找到人类共同的能接受的把世界连在一起的东西,被普通民众接纳、吸收。
  甲骨文字是一种古老的汉字,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从甲骨文中我们似乎感受到了殷商时代人民对自然最纯朴、最直观的认识和表达。这种自然、纯真之美是不同地域的人们所渴望的。所以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甲骨文的魅力不仅在于它所体现的中华文化,更在于它所具有的朴实的审美观念的表达。美的东西是世界共有的财产,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因此,甲骨文所体现的美的阐释和表达是人类思想得以连接的一个纽带。
  
  参考文献:
  [1] 沃兴华:《上古书法图说》,浙江美术学院出版社,1992年。
  [2] 陈炜湛:《甲骨文简论》,中山大学出版社,1985年。
  
  作者简介:张艳萍,女,1972―,天津人,本科,讲师,研究方向:汉语言文学,工作单位:张家口教育学院。

上一篇:听一听埙声

下一篇:论《诗经》话语权力产生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