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诉讼法 >>浅析商业判断规则

浅析商业判断规则

发布时间:2017-05-04 00:00来源:网络

摘要:商业判断规则(The Business Judgment Rule)是美国司法实践中逐渐发展形成的一项判例法制度。商业判断规则把因正常商业风险而造成的公司损失和因为董事没有尽到法律义务而造成的损失区分开来,既鼓励董事大胆决策,又防止其滥用经营决策权损害公司利益。因此商业判断规则在美国公司法中有着重要地位。

  关键词:商业判断规则 董事
  经济学的意义上的公司是一种盈利主体,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还需要承担经营失败的风险。而法律意义上的公司,在某些情况下,即使董事出于善意而且充分履行了注意义务,依然可能出现失误或是错误从而导致公司的损失。但是经济学上的经营管理失误并不会当然导致公司法上的失误。为了平衡公司利益和董事权利,美国法院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逐步形成了“商业判断规则”,主要存在于判例法中,成文法并没有相关规定。通过商业判断规则区分法律上的经营过失责任和一般的经营失误。根据该规则,公司董事在作出一项商业决策时,要求其满足主观和客观的要求。即要求主观上出于善意,并且客观上依据其所获得的合理信息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那么即使最后事实证明该董事的决策是错误的,董事可以依据商业判断规则而免于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商业判断规则是从本质上是将公司董事的责任加以限制,把责任限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
  商业判断规则也被译为业务判断规则、经营判断规则,是美国判例法和公司法中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建立在董事尽到合理注意义务的前提下的规则,所以与董事的合理注意义务相联系。研究商业判断规则不仅仅对规范公司董事业务行为有积极的作用,对我国董事责任制度的完善,也有积极的意义。
  商业判断规则包含以下两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董事在从事公司授权范围内的交易时,只要没有存在个人厉害关系,法院就不能因为董事在执行职务未达到应有标准而禁止或取消该交易,董事也不必承担因此而产生的损失。
  第二,商业判断规则既是一种举证的分配机制,也是一种实体法上的规则。作为举证责任分配机制的商业判断规则,其存在的前提是假设董事作出决策时是出于主观善意,并且也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因此,主张董事违反了勤勉义务时,原告需要证明董事的主观存在重大过失等非善意的因素。商业判断规则作为实体法上的规则时,董事在作出决策时符合善意且合理注意,即使事后证明了董事的行为是错误的,公司因此遭受的损失,但是董事不负赔偿责任。
  商业判断规则需要以下几个的适用条件:
  适用条件之一是要求有实施了经验判断的事实(A Business Decision)。因为商业判断规则只保护商业上的决策。根据商业判断规则的条件和标准,判断董事是否受到该原则的保护。不存在经营判断事项时,直接适用美国判例法或者是成文法上关于董事勤勉义务的法律规定,然后根据法律规定的标准来衡量董事是否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
  适用条件之二是董事和该经营判断没有任何利害关系(Disinterestedness)。董事对于公司应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忠实义务要求董事不得将其个人利益凌驾于公司的整体利益之上。因为,如果有权做出某事项董事和该决定直接存在着某些利害关系,就很难期待董事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是为了公司的最佳利益,而不存在任何私心,所以在有利害关系这种情况下,要排除商业判断规则的适用。
  适用条件之三要求公司董事尽到了合理的注意(Due Care)。这是判断商业判断规则的先决条件中最核心的问题。合理注意是针对董事或者高管在做出决策前所做的准备工作,并不是针对商业决策本身。决策人需要在决策过程中做出怎样的行为,才能是符合当时的客观情况下的“合理注意”呢?有一般要求和程序要求两个方面。
  合理注意的一般要求的内容是董事应当具有“普通谨慎之人,处于类似职位,并且在相似的环境中,能做到的注意”。这一标准要求公司董事在做出决策前,已经掌握了在类似情况下,作为一个普通谨慎之人认为应该掌握的所有重要信息。
  注意义务在程序方面的要求是指公司董事在做出决策前,所进行的调查和咨询应符合该决策的要求,这是注意义务一般要求的逻辑延伸。法院在审理相关案件时,判断董事在决策前是否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主要通过董事的调查工作是否充分,当然充分与否的标准取决于具体决策的性质还有做出决策的时间判断。
  适用条件之四要求公司董事在做出经营判断时出于善意(in good faith)。所谓善意是指:合理相信董事做出商业决策是为了公司的最佳利益。这是对董事主观善意的判断标准,也是其主观善意的内容。
  总体来说,商业判断规则就是董事所作之决策与其本身不存在利害关系,是为了公司的最佳利益,并且为了该决策进行了与决策性质相适应的调查和咨询,满足以上几个条件,董事对该决策实施后带来的风险免除法律上的责任。但是商业判断规则本质仍是属于一种“可推翻的假设”。即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排除商业判断规则在具体案件的适用。在适用商业判断规则之前,需要先审查董事的行为方式和决策过程,公司董事作出决策时未出于善意,或者是董事在客观上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或者对于董事与其所作决策存在利害关系并且因此作出了不符合公司利益的决定,原告一方对以上三种情况负有举证责任,从而排除商业判断规则的适用,使董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保护股东的利益。
  商业判断规则是一种法官审查董事行为是否违反其注意义务的司法审查标准,它体现了法官在事后评价董事行为所持的谨慎态度。商业判断规则的形成,在于美国所特有的公司法的产生和发展和美国的传统商法文化有着密切联系,商业判断规则是董事的一种权利的同时也是董事的一种义务,商业判断规则并不仅仅是一种董事利益保护机制,在促进公司的生存发展方面也具有积极意义,适当的免除董事对其所作决策承担的风险,使得董事更有勇气和减少了很多后顾之忧的去尝试先进技术和不同的管理方法去经营公司,给公司带来新的生机和活力,促进公司迅速发展,同时也促进社会的进步。
  美国通过该规则使股东对于董事的直接诉讼和间接诉讼进行限制,使之不至于滥诉,维持了保护股东诉讼权利的利益和董事注意义务的平衡,也平衡了董事经营的独立性和司法审查的适当介入之间的冲突。在美国的公司法案件中,商业判断规则的影响范围极其广泛,以至于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公司法的核心准则是商业判断规则,并且该规则也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引入和借鉴。但是商业判断规则的建立需要很多其他相关制度的配合,比如公司董事经营的独立性,这也是商业判断规则适用的前提。所以在我国,要引进商业判断规则的同时,还需要建立一系列与之相配的实体法制度,这样才能保证商业判断规则发挥出其保护董事的作用。另外我国不妨通过引入商业判断规则,尝试借鉴美国诉讼法中的各种对抗制度,对抗制度也有助于改善我国法官被动司法的局面。

上一篇:浅议如何审理民事、行政交叉案件

下一篇:平安,然后健康